他们,将是台湾能否以人才开国的见证者





他们,将是台湾能否以人才开国的见证者

一群来自南部亚洲的人才,正在改写台湾的面貌。

在竹科,印度人卡鲁纳是世界先进工程师,他的弟、妹等二十名亲友,也陆续到交大、清大等就读,或进入工研院、半导体界工作。
在印度,马诺基把台湾主机板卖进新德里、孟买各大城市,让华擎科技从市占垫底变成第二大。

在校园,台大主动前进东南亚,招收的第一批外籍生已于九月报到;清大,一百九十三位印度学生就读中;台科大,则有三百名印尼学生…。

目前在台就读的南亚、东南亚籍大学生和研究生,人数五年增近三倍。一群来自拥有逾二十亿人口、全球最热新兴市场的外籍人才,陆续往台湾移动。他们眼中的台湾,充满机会。

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台湾梦:成为台湾航向经济新大陆的哥伦布。他们,将是台湾能否以人才开国的见证者。

卡鲁纳,六年前只身来台,他再也离不开
他在世界先进当工程师
让 20 个高材生跟来筑梦

二○一○年九月,经过六小时飞行,二十四岁的卡鲁纳(Karuna Nidhi)抵达桃园机场。他拖着行李箱,里头装着香辛料、四套传统服饰、妈妈準备的铁餐盘等,坐上开往台中的巴士。「亚洲大学就在 7-Eleven 的旁边。」一名学校专员说的话,他记在心底,以为看见 7-Eleven 就到达了。但随着车子从高速公路进入市区,满街都是便利商店,他不禁睁大眼睛:「这幺多便利商店?原来这就是台湾!」

那一年的台湾,平均生育率首度跌破一,成为全球最低的国家,少子化危机、人才外流……,是媒体热门标题。软体工程师,每年都列在企业人才需求的前三大职缺上。

当时的印度,则是全球软体人才大国,但缺乏高科技硬体产业,没有一家晶圆厂。想要进入半导体领域的卡鲁纳,很早就认识到台湾在全球科技业的重要性。

如今,六年过去,包括卡鲁纳的表弟、幺妹和朋友,竟已有二十位印度亲友被他说动来台念书、工作。他们不仅补充了台湾软体人才缺口,也成为近年台湾产业第二波南向浪潮下,帮台湾开拓市场的外籍新兵。

这一切是怎幺开始的?

卡鲁纳是家里的大哥,家乡在印度北方的巴特那(Patna),这是比哈尔邦首府,人口五百八十万,约为台北市的两倍,是印度第十四大城。十几人的大家族住在四层楼的透天别墅,家中两名堂兄赴美念书,成为医生和工程师,是印度经济崛起中的中产家庭写照。

从小就对半导体感兴趣的卡鲁纳,大学就读韦斯科技大学(VTU)的工程学院,这是 IBM 印度公司前五大爱用的毕业生学校。成绩优异的他,对台湾的台积电、世界先进等公司耳熟能详,他深知印度半导体产业不发达,正在思考留学计画,「你要不要去台湾试试看?」一名老师建议他。

他上网搜寻,发现亚洲大学半导体产研专班,不仅收印度、印尼学生,提供奖学金,毕业后也大多能留在台湾工作,该专班的实验室主持人就是许健。「许健老师跟业界关係很好,这样我不仅可以去念书,也有机会工作了。」这是卡鲁纳一开始的台湾梦。

当同学都到欧美国家念书,他的计画跌破众人眼镜,「台湾?是塔利班(Taliban)吗?」儘管全家人反对,爸爸却独排众议,原来十五年前,爸爸曾因经商到台湾出差,只待了三天,就看见台湾的美。「那是一个拥有传统文化和高科技元素的国家,台湾人不仅热情,而且非常认真工作。」当时他跟卡鲁纳如此描述台湾。

于是,卡鲁纳来到亚洲大学,开启了在台的未知冒险。他进入一个专门研发「硅前製程」的实验室,该计画接受台积电、世界先进等大厂委託研发,是业界重要的产学研发团队之一。

「招收外籍生就是希望可以贡献台湾产业,」许健观察,近年台湾学生对工程领域的就读意愿下降,外籍生不仅弥补人才缺口,英文好、学习动机强的他们,也为业界注入新血。

「我把他们当自己小孩。」许健说。每当印度重要节庆来到,他二话不说让卡鲁纳请假。「卡鲁纳也把我当爸爸,印度排灯节他做饭给我吃,还跟我行礼、拜拜。」师生间的好交情,让卡鲁纳忍不住推荐表弟艾倪来念书。「从他口中听到的台湾,都是好事情。」艾倪回忆。不过一开始,艾倪因临时要从一般签证改办学生签证,须提出财力证明,但从印度汇款来台加上转换美元等手续,得费时数日。他们找许健商量,许健一口答应借出新台币十万元。「我真的很感动……,」艾倪忍不住红了眼眶。这件事对卡鲁纳和艾倪是场震撼教育,「我们来台湾是要学半导体知识,结果学到了人情味,心中充满感恩。」卡鲁纳说。

在世界各国抢挖海外技术人才的时代,卡鲁纳的故事证实:「台湾最美的风景是人」,真的可以成为争取人才的一项软实力。

上一篇: 下一篇:

为您推荐